抖音带货规则最新调整:购物车视频发布次数由粉丝数决定

抖音带货推出新政策,账户要求实名认证,账号粉丝数量≥1000,带货视频发布次数由账户粉丝数决定。依托于抖音强大流量的抖音带货电商项目,从推出就一直在不读调整带货规则,11最新份刚发布带货规则刚提出不仅要求实名认证,还要满足两个条件:个人主页非隐私视频≥10且账号粉丝数量≥1000。间接淘汰了一大批低质量带货账号。而最近抖音又对带货规则进行了新的调整,抖音要求单个抖音账户每日发布带有购物车视频的次数由账户的粉丝数决定。对带货视频的发布次数进行了限制。以下是抖音给出的具体的限制次数比例:粉丝数低于

抖音对网红带货行为施加了严厉限制 这是未来必然的选择

过去几个月,抖音正在对网红带货行为(无论是直播还是短视频带货)施加更多限制,大致包括:从2020年1月开始,限制一切账号发布“带购物车视频”的条数,最小的账号每天只能发布一条,最大的网红账号每天也只能发布十条。从2月中旬开始,所有开通了电商权限的账号,必须进行“四要素验证”(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人脸),并缴纳500元保证金;保证金缴纳必须由个人完成,不得由对公账户支付。从2019年底开始,点击抖音内容的商品链接后,用户已经不会自动跳转到淘宝等第三方平台,而是跳转到一个抖音内部信息流界面;当然

扒一扒抖音上的“抄袭产业”

前一阵子,我在抖音上刷到了很多@韩红 的慈善视频,播放、点赞数据都很不错,我也看得很感动。照片、主页放的都是@韩红 照片,主页签名也是正能量满满的样子。传播爱!传播韩姐姐正能能量!感谢关注,感谢有你!……但点进主页上的「个人作品」后,我却发现了一丝猫腻:这些账号,不但单个账号的视频大同小异,甚至不同账号之间的内容、风格也大同小异。而且, ID 名称也非常奇怪,几乎都类似于:@韩红小跟班 、@Da爱韩红 、@Da爱韩红 ……另外,这些账号橱窗内的商品也差不多,都是《鬼谷子》、《狼道》一类的畅销书

互联网作者们的维权之战

最近,B站知名财经up主巫师财经抄袭知乎回答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有知乎网友发现巫师财经在B站上一期名为《金融各细分行业概览+鄙视链+职业发展,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路人》的视频,洗稿抄袭了知乎“过去的五年(2011~2015)你经历了哪些重要的人生节点?对现在有哪些影响?”的一个匿名回答。而这就像是黑布被撕开了一道口子,随着网友们将其视频与知乎文章和回答进行对比,不少有问题的视频都被翻了出来,知乎问题“如何看待B站财经类up主巫师财经被扒抄袭、造假”目前已收录876个回答,浏览量超过400万。这个

抖音Dou+带货:我花3W烧出来的投放经验

赚了钱 ,做了老板是时代的馈赠。打了工, 做了高管也是时代的选择。本就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我也打过工,辞职之后最大的感受就是:只要你可以不通过公司的资源赚钱,那个数字一定是打工的3倍,积累的经验也更快更多,因为你的姿态不会是每个月到点领工资,脑子里想的开始不一样了。有的人说,你要想成功就必须得放下善良,懂得用自己的武器厮杀,该下手的时候杀伐决断,该骗人的时候不能眨眼睛。我做不到,我会心软。别人一问我数据是不是真实的时候,哪怕有一点点的作假我都会心虚,我觉得已经被投资人看穿了。最近有朋友

百度的变革之年

柳传志曾把企业面对不确定性的转型称作“拐大弯”,即找到方向,提前做动作,慢慢拐。与之相对的是“拐死弯”,相当于在90度的路口突然转向,十有八九会出事。拐大弯的核心是提前准备,不能到了路口才转动方向盘。现在来看,爆发于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让所有企业都要面对一只突如其来的黑天鹅。企业停工停产、营收剧减,要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拐弯”,难度可想而知。事实上,即使没有这一场疫情,中国经济也在进行一场深刻的转型。2019年中国GDP增速为6.1%,是自1990年以来的最低增速。去杠杆、去泡沫,还原企业的真

小公司:最好的管理就是不用管理

通常来说,领导人做事有两种风格。一种是做加法。它是一种麻痹。很多领导人焦虑地跟我说,你看我的工作计划很满,我很忙,我也在尽心尽责,其实这是他们在回避战略问题。一种是做减法。作为领导人,如果有10件事,只让你选择其中一件去做,你会非常痛苦,决断力是创业者最稀缺的一种素质。一个创业公司刚开始就花很多精力做管理是不对的。因为从管理学上看,一个人的有效沟通是不能超过6个人的,超过这个数字,沟通效率会变得非常低下。所以我觉得小公司,不光要在战略方向、路径上做减法,组织上也要做减法。组织上如何做减法呢?我

我的“撸口子”日子,消逝了

银行收紧,网贷收缩,加上疫情影响,以前靠着撸贷为生的老哥,如今几乎没了“现金流”。为了凑一份 18 元的鸡排,有老哥开始在网上“乞讨”;还有老哥开始变卖自己的 QQ 号和微信号,并戏称“变卖了自己的青春”。为了赚一份口粮,他们开始疯狂寻找漏洞,寻找套现之路。他们疯狂套现南航、信用住,甚至P驾照,去注册 ETC 拿注册奖金。“什么时候网贷才能回来?”他们一边苦苦挣扎,一边怀念着撸口子的日子……01 变卖资产“银行收紧了,网贷收紧了,我们都要断粮了。”陈静平每日都在各个老哥群里看大家吐槽,发现到处

抖音带货一晚上赚100万?折腾了几个月后,我承认自己错了

短视频的事,在今年五六月份就有这个计划了,但是一直没有动手,因为那时候我一直在忙着写作变现训练营的事,占了很多的时间。后来当我有了导师团,自己有更多精力的时候,我开始琢磨这个事,想了解下现在抖音都有一些什么样的玩法。说来挺偶然的,朋友圈里有个专门贩卖各种知识付费课程的网友,刚好看到他更新的课程里提到一个词“抖音橱窗”。敏感的我,马上把这个关键词进行搜索一翻,就看到了一篇文章,讲的是现在很多人通过抖音橱窗种草带货月入过万。创业当然就得干和钱很近的事,文章里面提到很多案例,比如那个大一学生一晚上通过

高春辉的创业人生

与高春辉的见面,是在去年 12 月份的上海。温暖的阳光夹杂着些许初冬的凌冽,他来得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点。原因是“没想到上海的交通会如此的拥堵。”静静地听他讲述着过去的一些老故事,我很难将眼前的这名中年人,与传说中为中国互联网发展起到极大作用的“活化石”联系到一起:他说话语速很快,笑容里没有骄傲的自信,眼里也尽是慵懒和淡然。IPIP.NET,这是 6 年前高春辉最近一次创业的成果。和以往不同的是,他竟然选择了IP地址数据库这样一个此前与他鲜有关联的事情;和以往相同的是,他还在技术的一线,继续着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