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马很简单的,吃吃走走就完赛了

今年3月的一天,我双腿颤抖却又带着兴奋的在S1跑步群里问道,“终于能跑半马了,完赛全马有希望吗。”“全马很简单的,吃吃走走就完赛了”很快有人回答道。于是乎,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详细的查阅了资料之后,本来一个月最多跑50公里的我开始每个月加量,直到开始坚持每个月跑200公里,体重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练着练着感觉有点自信了,就报名了11月的咸宁马拉松。到了11月初,因为经常跟校友一起跑步,便以校友身份被邀请进了母校高校百英里的队伍,为了了解一下高水平赛事的情况,也为了给跑全马做个预备,我就欣然

消费,成了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当下的消费文化,为我们每个人创造了增加收入的迫切需要。今天我们每个人想要努力赚到的那笔钱,其实远远超出满足一个人最基本的生活需要。这样的消费文化,也把我们曾经用以休闲的节日意义彻底改变了。最近几年,除了“双11”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由互联网购物推动起来的新节日。这些节日无一例外,主要的目标还是希望你能多多购买。这些节日自然也受到不少批判,其中一个最常见的讲法就是认为它们都是人造的节日,是不自然的,没有历史,没有传统。可是真要严格说来,难道又有什么节日是“非人造的”吗?1.即便是传统节日,也都被嵌

2019年,你的工作还安稳吗?

裁员,成为这一年绕不开的一个话题。互联网公司挤泡沫,同时也挤掉了一批年轻人的梦想。无论你是在大厂寻得一席之地的985、211、海归,还是中小创业公司的“社畜”,裁员,都会让你突然抽离原本的职业规划,被迫进入新的轨道。2019年,这些公司都曾经历裁员或架构调整:百度、网易、蔚来、Juul、Keep、暴风......裁员公司所在行业从诸如广告、科技、人工智能等互联网领域,一直延伸到车企、金融等传统行业。面对压力,企业的第一要务是活下来,所以他们不得不对自己人先下了手......伴随着收缩,HR暴力

最近的消费观念

大概4-5年以前,我的消费观念是“人生得意须尽欢,千金散尽还复来”。2年多以前,我自己在家带孩子,接到办公室的大姐带了一个统计局的工作人员敲了我的门,问我愿不愿意参与居民收入支出调查,就是记账,每年还会有一千左右的奖金。我结婚成家以后想过记账的事情,但总是不了了之,借此机会,我开始了为期2年的系统性记账。统计局发的账本门类复杂,条目细致,培训课上提出许多要求。按照这个方法记下来,不说为国家作出多少贡献(我还拿了优秀记账员的奖),对我自己家庭的财政贡献是巨大的。我发现,我家的支出大头是外卖和外食

什么叫做格局?

01先说说我和两位领导曾遭遇的两件小事。第一件,我曾和一位领导去机构调研。早上从酒店出来赶路,随便找了个路边摊吃早餐。早餐摊你懂得,人来人往,一波狼藉叠加一波狼藉,服务基本靠自助。我去排队买早餐票,领导去找位置。他看到一个桌子,空了出来,便把台面上污秽的餐具腾到水池里。他刚刚坐了没一会儿,就看到一个耳朵上夹着烟的人和他说着什么,气氛不大对。我连忙过去,原来那男人说他没吃完,就被我们收了家伙,很不爽。我说:“那我再给你买一份吧,你接着吃。”他说没心情吃了,让我们直接给他现金,100人民币!我说你

直播间,不能开口的女孩们

手语直播,是听障者和互联网碰撞的产物。在热闹纷繁的网红浪潮里,这一独特职业,让一群被消声的透明人,被世界看到。27岁的姑娘赛赛将手贴在耳边,做出“听”的手势,继而用双手食指搭成“人”字形。听人——这是听障者对普通人的称呼。对中国2780万听障者而言,这个词往往也意味着一个笙歌鼎沸,却与自己无关的世界。赛赛所在的大楼数十米外,即是穿过杭州城的留石高架路,往来飞驰的载重货车发出轰雷震耳的声响。这是隐藏在综合体建筑内的一个直播间,与其他地方都不同,这里没有开播前的交流和热闹准备,房间里寂静无声。暖白

一位中年失业者的2019:这并不是最糟糕的生活,我不会认命

过去一年,互联网经历裁员潮,一位36岁的游戏公司高管年初离职,失业八个月。他把餐费压缩到一周30块、尝试开滴滴、在找工作频频受挫的过程中体会到中年危机。职业困境还激发了婚姻中潜在的性别压力,他和妻子的关系也一度走到了解体的边缘。面对接连袭来的困难,他想方设法,努力从自我怀疑的困境中跳脱了出来,在新城市找到了新工作。对他而言,这不仅仅是事业的重启、生存的保障,更是人到中年后,对人生更多可能性的努力探索。失业之后,有段时间我突然关心起街上各式各样的人。桥下的流浪汉、街边摆地摊的,好奇他们是怎么活的

心动网络的前世今生

12月12日,见证了心动网络港股上市的历程。请忽略裤脚的问题,想想也值得说几句。心动网络创始人黄一孟,戴云杰,如果从网上的交流开始来算,认识大概超过15年,如果从现实交流来说,也应该有14年左右的历史。最早他们的产品是电驴的中文版本,当时好像还没有github,共享软件还是sourceforge的天下,sourceforge上最火的两个共享软件,一个是mplayer,被国人汉化整合后,成就了暴风影音;另一个就是emule,他们汉化后,做了国内的优质资源分享社区,也就是VeryCD。我们最开始认

年入百万的00后自媒体女孩,焦虑还能挣多久的快钱

“姐姐,我到了。”12月18日,于木汁给记者发出这条信息时,刚从北京三里屯优衣库门店的转角拐过来,快步走向旁边的星巴克门店。工作日期间的三里屯,依然不缺人流量,在来来往往、妆容精致的女生中,身形娇小、长发及腰、穿着宽大羊羔绒外套的于木汁,不算引人注意。这个小姑娘是年收入超百万元的00后自媒体从业者,个人微信公众号有约80万粉丝,个人抖音号有将近60万粉丝,个人快手号有37万粉丝。于木汁出生于2000年6月,走进大众视野的契机当数2018年时参加综艺节目《奇葩大会》,因为在节目里讲述自身经历,她

百万外卖大军的机会与无奈,收割与被收割

10年,外卖系统已锻造成全球最宏伟的“人机游戏体”之一。它横亘2000座城池,数百万人超长待机等待任务;每位玩家都需钻进城市毛细血管,熟稔每一处街道、每一个单元楼,甚至隐藏在黑暗楼栋的信息,才能步步通关——通关意味着更密集的订单和更丰厚的酬劳。游戏缔造者是美团、饿了么这样的平台企业,多数人不知道,他们与这些玩家不存在雇佣关系。拉开幕布,平台方仅仅凭借一架神秘调度机器,驱动数以百万人每天上10小时卖力工作。他们要做的是制定完美规则,小心翼翼摆平各方利益。01外卖与城市,母体与个体百万甚至千万人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