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 » “不务正业”被正名背后:职业娱乐化进阶的AB人生

“不务正业”被正名背后:职业娱乐化进阶的AB人生

这样的话语,来自三位最近刚被官方正名的相关行业从业人员。他们的身份是电竞选手、网络主播、电商店主,也是曾经因行业选择而饱受争议,甚至一度被广泛定义为“不务正业”的“非传统职业者”。

近日,教育部及人社部发布新规,将电商主播、带货网红、电竞选手等自由职业定义为就业,引发公众的广泛关注。

这些伴随互联网的发展而成长起来的行业,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不少人赖以谋生的主要手段。在得到官方正名之后,它们将迎来怎样的变化?

打电竞:社会认可让入行的隐形门槛降低

“天赋与努力缺一不可。”在不少电竞从业者的专业认知里,电子竞技和传统的体育竞技其实拥有很多相同点。

今年刚满21岁的石越,在入行三年后更加明白这样的潜规则,“如果想要被更多人认识的话,就必须做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

曾以职业选手为目标,石越的电竞天赋毋庸置疑,“入行就去了北京的一个不知名的队伍,项目是英雄联盟。也拿到过北京市的城市英雄争霸赛和一些社会比赛的冠军。后来打到韩服的超凡大师分段,试训了很多一线的俱乐部,最后被V5战队同意让我去参加青训。”

然而正是在参加V5站队的青训之后,石越首次意识到,自己与真正的职业选手之间还有很远的距离,“现在一线战队的青训都是韩服的五六百分宗师分段。而全世界的职业选手以及路人王玩家在韩服都是有排名的。比如在韩服能够打到超凡大师分段,在世界就已经排名在3000名以内了。五六百分差不多在世界八百名以内,但他们的年龄都在18岁以下。”

“不务正业”被正名背后:职业娱乐化进阶的AB人生 创业 第1张

英雄联盟比赛现场

二十出头的年纪,放到社会上的绝大部分职业里,已经足够年轻。

毕竟,有相当大一部分人群,在这个年龄段还身处于校园之内,但放在电竞行业,却并无丝毫优势,这也是促使石越职业身份发生逆转的直接原因,“我当时就感觉差距有点大了,但还是喜欢电竞,所以就转到幕后了。”

现为北京某二线俱乐部工作人员的石越告诉锌刻度,自己当初放弃主流的高考之路,全凭一腔热血入行是极具勇气的,“一开始父母是反对的,后来我获得了一些成绩,也有工作不用再给家里增添负担了,他们多少也能理解一些了。”

石越对锌刻度表示,就自己的入行后的经历来看,近年来,社会对电竞行业的观感已经在悄然发生变化。比如电竞能作为表演项目加入雅加达亚运会,在一个全世界都熟悉的运动会上被展示出来,就表示出了外界对电竞行业的极大肯定。

而这并不足以改变家长们的看法。尽管现在已经获得了父母的理解,在石越看来,包括他们在内的很多长辈对电竞行业的认知仍然有偏差,“他们对电竞有偏见,可能是源于对未知的恐惧。因为大部分人其实还是觉得高考是正确的道路,更关键的是,他们并不知道电竞究竟是做什么的。”

在电竞工作者被教育部划入自由职业之后,石越察觉到了行业转变的契机。“热爱电竞的人群基数其实很大,他们拥有一腔热情却不清楚如何进入行业,而且很有可能受到外界影响放弃自己的爱好,选择主流的高考道路。虽然有一些院校开设了电竞专业,但还有一定的局限性。”

石越进一步解释,现在的电竞专业主要分两类:一是培养赛事解说,二是电子竞技的运动与管理。

在赛事解说方面,并不局限于电竞选手本身,如播音主持专业只要知道相对应的游戏知识,就可以去应聘赛事解说。而运动与管理培养的是类似领队之类的管理层职位,学行政与管理专业的也可以去应聘这类职位,或许比电竞专业更具竞争力。

更关键的是,“现在任何一线的电竞人都在适龄的工作年龄,他们还都在一线工作着,所以教这个专业的老师也不一定懂什么是电竞。”换句话说,目前这些经由院校培养出来的电竞人才,与电竞行业不可或缺的一线职业选手,是有区别的,且在就业前景方面也没有必然优势。

那么,一旦得到更多来自主流的引导,不论对行业还是对个人发展来讲,都是好事,“职业归属划分清楚之后,社会各界人士会更明白这个行业到底是什么、就业前景又如何,有助于进一步增强社会认可度,这样以后入行的隐形门槛会随之降低,以便让更多人才进入这个行业,促进行业良性发展。”

做主播:我的不成功背后有太多不包容

麻辣德子、皮皮教做菜、乡村胡子哥……在某短视频平台,层出不穷的美食短视频博主唤起了“宝妈”简意的事业心。

“既然每天都要为孩子准备辅食,拍摄视频也不难,为什么不把做菜过程拍下来试一试呢?”抱着这样的想法,简意一脚踏入了这个新领域。但她很快发现,自己上传的视频点赞及评论量并不高。

这不奇怪,简意的视频并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都是普通家庭在日常生活中就能接触到的内容,且兼顾工作之余,照顾孩子和处理家庭琐事已经占用了太多时间,简意不能保证可以持续更新。

如果只是玩票性质,关注数据没有意义,把视频拍好成功发送出去就是胜利。但简意发自内心,想要将拍视频当成一份足以谋生的事业来做,视频效果不好,只能证明自己现在付出的时间、精力,做的功课还远远不够。

到底什么样的风格能让自己从那么多新博主中脱颖而出?

什么样的定位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什么样的作品足够新颖到能获得更多关注和赞?

诸多问题困扰着简意,让她的观念发生了改变,渐渐从日常内容延伸到更加积极地尝试从网上搜寻而来的各种菜式,期盼借此找到突破点。

在宅家抗疫期间,凉皮、电饭锅蛋糕、炸油条等美食教程火爆全网,简意都跟风出过相关视频,相较于自己以往的内容,关注度倒是高了一点。

不过复工后,简意的视频更新又回归到了时有时无的地步,她觉得自己是时候考虑是否要全职做视频了,毕竟,在身兼数职的情况下,确实无法使之达到更好的效果。

但让简意意外的是,丈夫陈然并不支持自己的决定,“他认为我就是在瞎折腾,更倾向于让我做好自己现在的工作,像之前一样可以两头兼顾。”

简意明白,陈然更多是觉得,在受疫情影响的经济下行期,这样的决定太过草率和冒险。拍了这么久的视频也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说明这一行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好做,再加上它的前景过于极端,“做得好的话,一炮而红后就能成为李佳琪、薇娅那样的带货红人,收入不菲。但做不好,就是视频扑街,投入的时间、材料等成本都白费了。”

“不务正业”被正名背后:职业娱乐化进阶的AB人生 创业 第2张

头部主播薇娅、李佳琪

不仅难以得到丈夫的支持,家里的老人们也无法理解简意的想法。在他们眼中,类似于简意目前从事的办公室文员等,才是足够稳妥与可靠的好工作。

简意告诉锌刻度,“老一辈的人抱有偏见,是因为没有享受到互联网带来的便利,也没有看到互联网经济带来的流量红利,他们甚至不认为这是一份‘正经’工作。”

综合家人的意见,再结合现实情况,简意虽然放下了全职做视频的打算,却有些意难平,“不管是在其他任何领域创业,会碰壁都是正常的,一次两次甚至多次失败也是正常的。现在家里人现在对于我的不理解,其实都是出于对行业的不了解与不认可,但我依然相信这个行业的发展潜力。”

听说网络主播被教育部划入自由职业之后,简意略带感触的对锌刻度表示,这很有可能改变包括自己家人在内,很多人对网红主播这个职业的看法,“官方的认可,直接为这些因互联网而生的‘非传统职业’定了性,等到这个观念被大众广泛接受的时候,从事这个职业的人就不会再被其他人用不认同的眼光看待了。”

开网店:如今的电商讲的是老树发新芽的故事

“现在做电商,国内的竞争压力太大了,刚开始就只有花钱刷单,不然别人是看不到你的。最好还是做跨境电商,我现在主攻日本……”最近,何青青辞了职,准备全职开网店。

为此,她搜集了不少与之相关的资料:“虾皮是针对东南亚的,但物流是个大问题,而且利润比较少;Wish不错,可是前期要交押金;今年我看新闻,中国电商在亚马逊排第一,所以我选了亚马逊,已经申请店铺了,应该在这个月就可以办下来。”

“不务正业”被正名背后:职业娱乐化进阶的AB人生 创业 第3张

何青青列好的开店规划

“想靠上班挣大钱是没戏的,虽然在经济明显不好的情况下辞职,去做一个风险这么大的项目有点冲动,但我确实有认真考虑过。”

疫情的突袭对跨境电商的影响不言而喻,何青青坚信做电商仍然有赚头,“我身边有朋友就靠做跨境电商赚了钱,当然也有人4个月都还没开单,就看自己怎么操作了,选品、物流、评论各个方面都要提前规划好、准备好。”

作为新手店主,何青青之所以面临如此局面,还要选择在这个时候入局,与之前的准备工作也脱不开关系,“我已经计划很久了。就拿注册亚马逊账号需要的visa卡来说,必须要有工作、社保教满6个月才可以申请,我是在拿到卡之后才辞职的。”

当然,无视风险的背后,更关键的是还有父母在默默支持她,“再不济创业失败了,还有他们能帮我一把,继续找工作上班也不是不行。”

的确如此,作为最早伴随互联网发展起来的产业之一,电商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当代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而一旦成为生活习惯,网购消费就是一件无法逆转的事情。

相较于直播、电竞等相对新生的行业,大众对电商的认知更加清晰,带来的直观反映,就是像何青青的父母这样,对孩子的职业选择有更精确的理解,也更容易接受孩子从事这样的职业。

对于教育部将开网店定义为自由职业,何青青告诉锌刻度,这一举动将有利于进一步消除社会各界对电商行业的偏见,虽然当下电商相较于其他依赖互联网发展起来的行业,公众的接受度已经足够高,“至少我辞职的时候,就没有担心过爸妈会因此不理解我。不过,有了官方的正式职业称谓,是对相关从业者的肯定与鼓励。”

不得不提的是,电商行业虽然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市场规模也还在逐年扩大,但因面临着被追捧之下的红海竞争局面,相关从业者若是想要继续发展下去,还需要找到一个正确的突破口,正如何青青这样,以跨境电商为切入点,或许反而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观察:新行业标准背后其实是信心

以上述三位相关从业者的经历而言,官方鼓励自主创业,并把开网店和互联网营销工作者、公众号博主以及电竞工作者等加入到自主创业的范围,从表面上来看,这一举动或将直接改善当前不佳的就业形势。

“就业人数持续增加,招聘需求大幅下降,就业进程整体延后,顺利毕业和成功就业压力交织。多方因素叠加,毕业生普遍感到就业压力大。”全国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戴立益总结了今年“最难就业季”的几个特点。

这些被重新定义的职业,也有一个特点:入门比较容易。

那么,官方在此基础上为其背书,更有提振人心、打消就业顾虑的意味。再加上,在教育部发出的《严格核查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数据的通知》中,配套的就业统计指标中首次加入了“自由职业”,并计入就业率。

因此,反映到数据上,最后统计的就业率应该不会太难看。这对原本就处于经济下行期,再叠加疫情影响的各个行业,是一剂强心针。

另外,对于电商、电竞、直播等行业本身,虽然就实际发展现状来说,它们完全算得上是自由职业,但就社会认可度而言,想要获得更大范围内的肯定,除了像电商这样经过漫长的发展历程渐渐深入人心,成为被公众认可的职业选择外,获得官方正名直接跳过这一环节,则能够在更短时间内吸引到更多人才进入,是对行业发展的极大促进。

更甚者,国家在明晰就业统计指标过后,还可以制定行业相关法律法规,这对遏制行业乱象也会有十分显著的效果。

客服微信:(id1234562011)本文链接:https://www.changchenghao.cn/n/253564.html

版权声明
“不务正业”被正名背后:职业娱乐化进阶的AB人生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44667093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