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稿 » 那位与国家最高领导人握手的抗战老兵尤广才,归队了

那位与国家最高领导人握手的抗战老兵尤广才,归队了

2019年7月2日02时10分,百岁抗战老兵尤广才归队了。 那位曾代表着那个年代数百万中国军人接受国家最高领导人接见的抗战老兵尤广才,他走了。 那位在生命寒冬里,仍心怀家国,奋笔疾书,极力留住百年记忆的抗战老兵尤广才,他走了。 他走得很安详。 我死国生报国志,壮志得酬堪赞扬 尤广才,生于1919年9月,祖籍山东台儿庄。1938年,参加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系中央军校二分校第16期学员。 1939年,20岁的尤广才留校任区队长,不久便接长沙战场同学来信说,许多同学作战阵亡,卫国捐躯,难过的尤老写下这首缅怀诗: 同室同吃同操练,未料先我阵前亡。 我死国生报国志,壮志得酬堪赞扬。 1944年4月,尤老所在的50师和14师一起,被编入中国驻印部队,空运入缅甸对日作战,即第二次远征,亲历西保战役,在缅甸战场,面对枪林弹雨,严酷的自然环境,尤老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他回忆道,飞赴印度,飞行要穿越号称「 ”死亡之线”的驼峰航线。我记得到了营地驻扎好以后,还填了一首词:《念奴娇.飞越驼峰》 穿越云海,战心切,大军远征印缅。 驼峰横亘,听说是,海拔万仞险关。 敌炮轰隆,高寒抖颤,胸中烈火燃。 遥想当年英武,觅敌求歼,敢骑虎登山。 万里擒贼囊物探,国威军威赫显。 战地神游,激情油然,重现当年。 疾风劲草,无愧吾生人间。 国难当前,面对生死,正值青春尤广才视死如归,无悔家国。 他以胜利者的姿态回国,往后的数十年里却没有享受到胜利的成果。 他被送进了劳改农场,一个人顽强地活着。 为了谋生,他依靠在战场上学到的英语,当起了英语老师,又坚持挺过了那段灰暗的岁月。 被接见,是肯定,是褒奖 2014年9月3日,是尤广才的95岁大寿,也是抗战胜利69周年纪念日。这一天,也许是尤老一生中,最荣光的一天。他受邀参加了国家最高规格的纪念仪式,受到 党 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尤老女儿杜恒女士说,父亲在仪式开始前两天就兴奋地睡不着觉了。「 ”但他精神一直很好,直到仪式结束,在回家的路上才沉沉睡去。” 杜恒女士说,由于受到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接见,父亲成了媒体采访的焦点。这是对一位国军抗战老兵最大的肯定和褒奖。尤广才只想对媒体表达一点想法,他很愿意参加这样的活动,并不是要大家关注自己身上的光环,而是希望更多的人关注和他一样曾在正面战场上与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的抗战老兵,肯定他们的历史功绩。 奋笔疾书十载,写尽忠义爱国情 「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是远征军老兵尤广才青年时的选择; 「 ”是修补历史,还是清算历史”是其九十岁高龄时发出的天问。 十年间,尤老每天伏案七八个小时以上,奋笔疾书,有超过12万字的诗词、文章、信函、讲稿,字里行间,有往事之总结,有对长官、战友之怀念,有对时事之新见,言之切切,都是对国家民族之情怀,对中华未来之期冀。 所幸,2018年赶在尤老百岁生日前,在关爱抗战老兵北京公益团队帮助下,我们得以将珍贵的手稿结册印刷作为百岁礼物赠予尤广才爷爷。 在他百岁生日时,陪伴他多年的志愿者们想到的是帮他出版文集。这说明,对于一个抗战老兵而言,枪林弹雨苟存、重山万里阅过后,最想留下来也唯一能留下来的是他的记忆。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是他的一生,连标点符号都炖着爱恨情仇。 他走了,却仍活在我们的心中,活在国家记忆之中,活在历史长河之中。 抗战老兵所留下的记忆,将指引着我们穿越历史迷雾,让更多的人识来路,知归途。 爷爷,走好,山河之上,我们心间,尤记,传承。

版权声明
那位与国家最高领导人握手的抗战老兵尤广才,归队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44667093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