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稿 » 他是苏轼好友,不羁土豪隐士,名流青史的“耙耳朵”

他是苏轼好友,不羁土豪隐士,名流青史的“耙耳朵”

在诗词史上上卓有建树的诗人词人数不胜数,他们有的随着的万古流芳诗词各领风骚,也有的因为卓越的政治功绩而彪炳千古。 >但也有人,比如今天这位,他其实很有才,但他的出名却为人不齿,因为怕老婆而为观众所记忆弥新…… >陈季常:河东狮吼,不羁隐士浪人的标签者,也是史上怕老婆最为杰出者。 >首先我们认识一下这个人。 >陈慥,字季常,其妻柳氏(影视剧叫做柳月娥)是个泼辣蛮横专断的女子,被大诗人苏轼称作“河东狮”。 >在影视剧《河东狮吼》里,这位彪悍女子的性情即可见一斑。 >在中国汉语中,“河东狮吼”又谓“季常之癖”,意指妻子的彪悍与泼辣,而“季常之癖”就是“妻管严”,来嘲笑惧内的男子。
01
好基友苏轼 >陈慥,字季常,家居黄州。宋洪迈《容斋三笔》卷三有介绍:“陈慥字季常,公弼之子,居于黄州之歧亭,自称龙邱先生。 >同时根据记载,他是苏轼老长官的儿子,算上去是妥妥的官二代啊。 >说到“陈慥”这个名字,大家虽然不太了解,但是他和著名大学士苏轼同处于一个年代,而且还是“狐朋狗友”。 >陈季常不出名但作为著名影视剧《河东狮吼》的主角,可谓火了一把。 >影片里,柳月娥可把自己的老公陈季常欺负的不要不要的,但他们两个人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陈季常逆来顺受,因出了名的“妻管严”而“美名”远扬。 >作为季常的好朋友,连著名大学者苏轼赋诗《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诗》戏谑他。诗曰: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 >这几句是啥意思呢? >意思是说:陈季常呀真可怜,夜不睡觉谈佛法,忽听老婆一声吼,吓得手杖都掉了。
02
《狮吼记》 >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凭借着自己是“妻管严”、老婆是“悍妇”,被明代戏曲作家汪廷讷无比光荣的写进了著名昆曲《狮吼记》里面,根据洪迈《容斋随笔·卷三·陈季常》创作了戏剧《狮吼记》。 >这也是现在电视剧电影的原型。 >在《狮吼记》第一折“梳妆”中,苏院公奉东坡之命,邀季常游山玩水,且有青楼女子操琴相陪。 >妻子柳氏规定若有妓回家后要受藜杖责打一百,陈季常且顾眼前一乐答应了。 >不过报应来的也快,后来柳氏打听到,果然有青楼女子陪他们游逛,陈被抓包了,免不了挨打的命。 >陈怕挨打,经苦苦哀求,被罚跪在池边。 >“狐朋”苏轼来访,陈慥急忙起身,柳氏怒号,又是一顿挨打受骂,苏轼戏称为“狮子吼”。 >自己的老公被狐朋狗友带坏了,柳氏自然会觉得生气,便把很讨厌管闲事的苏东坡赶出去了。 >其实我们不难发现,柳氏的行为很能够理解,丈夫出去鬼混,妻子生怕他被狐朋狗友(例如我们的苏大学士)带坏了。 >另外,这种管教更多的是与宋代的风气有关吧,女子的地位比较高。
03
受尽欺凌 >陈季常信佛,自称龙丘先生。 >他很喜欢宴请宾客啊,于是免不了莺莺燕燕歌舞升平。 >但前文我们都已经知道了,陈太太柳氏妒忌心很重啊,而且是出了名凶悍。 >每次小陈宴客时如果有歌女在场,她便会大叫大喊,用拐杖猛敲墙壁,把客人赶走,所以陈季常非常怕她。 >季常一次被抓包,就被训骂的场景被苏轼撞见很多次。 >在开头苏轼题给陈季常的词就描述了这样的景象:有一次,苏东坡去看季常,还没踏进门槛,就听到一声大吼,紧接着一阵拐杖落地的声音,苏东坡被吓得连退三步,楞了一会儿,才赶紧跑进去探个究竟。 >他进门一瞧,不禁笑了出来,原来,柳氏正竖着眉瞪着眼的骂着陈季常,而陈季常躲在一旁发抖,口里连连称是。
04
满腹才情 >作为一个隐者,同时又是大词人苏轼的好友。其实陈季常也是满腹经纶,诗情满满的。 >陈慥有一首《无愁可解》传世,其才情可见一斑。 >天下传咏,以谓几于达者。 >龙丘子犹笑之。 >此虽免乎愁,犹有所解也。 >若夫游于自然而托于不得已,人乐亦乐,人愁亦愁,彼且恶乎解哉。 >乃反其词,作无愁可解云: >光景百年,看便一世,生来不识愁味。 >问愁何处来,更开解个甚底。 >万事从来风过耳。 >何用不著心里。 >你唤做、展却眉头,便是达者,也则恐未。 >此理。 >本不通言,何曾道、欢游胜如名利。 >道即浑是错,不道如何即是。 >这里元无我与你。 >甚唤做、物情之外。 >若须待醉了、方开解时,问无酒、怎生醉。 >这首诗的思想和他本人的做人风格倒是如出一辙的,陈季常本人晚年隐居山林,不问世事,潜心佛学,其淡薄名利,豁达开朗的性情和苏轼非常相近,所以两个人走到一起也是很自然的。
05
历史妻管严
 >在历史上,妻管严有很多,而“河东狮”因为影视剧等传播比较有知名度,其实心学之集大成者王阳明也是一个妻管严。 >作为大明王朝一代名臣和名将,居然也惧内,让人匪夷所思。 >见记载于《万历野获编》第五卷:“如吾浙王文成之立功仗节,九死不回,而独严事夫人,唯诺恐后。”王文成即王阳明,如此铁骨铮铮的名人,居然也怕老婆,对老婆马首是瞻,唯唯诺诺。 >还有明朝抗倭英雄戚继光,其惧内也是众所皆知。 >见记载于《万历野获编》:“又若近日新安汪司马长君无疆为妇陆氏所妒,至刑厥夫为阉人。 >蒲州杨太史元祥,与妇罗氏争言,遂以刀自裁,尤惨毒之甚者,抑更非前将相诸公比矣”,大致意思是说浙江新安的一位司马,娶了一个妒妇,老婆居然狠到将老公阉割了。 >还有蒲州的杨太史,跟老婆罗氏吵架,居然发展到举刀自裁的地步。 因而《万历野获编》有慨:王阳明、戚继光的惧内事与后面相比,不值一提,其后两位惧内者才是“尤惨毒之甚者”。 在那个妇女地位很低的封建时代,这种惧内的现象还是很少见的。 不难说,惧内的男人是智慧的,但我们更愿意将其理解为是爱妻子,呵护妻子,因而忍气吞声,默默的把那些苦往肚子里面咽。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
他是苏轼好友,不羁土豪隐士,名流青史的“耙耳朵”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44667093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