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稿 » 晚清奇女子杨翠喜,得皇家子弟垂涎,连慈禧也牵扯其中

晚清奇女子杨翠喜,得皇家子弟垂涎,连慈禧也牵扯其中

  清朝末年,天津南段巡警总办段芝贵以12000两白银买得歌妓杨翠喜献与贝子载振,并将10万两白银送与载振的父亲庆亲王奕劻作为寿礼,从而得到黑龙江巡抚的职位。事情败露后,御史赵启霖上折参奏,慈禧震怒,朝廷内外一片哗然。但此案经袁世凯上下易手,虎头蛇尾不了了之。此案比较典型地反映出了清王朝走向覆灭的历史缩影。

  1906年10月24日,贝子载振和巡警部尚书徐世昌奉慈禧之命,以钦差大臣的身份到东三省去查办事务,并拟定经天津乘专车抵奉。26日,载、徐抵津后,袁世凯及司道各官均到新车站(今天津火车北站)欢迎。当晚,袁世凯在利顺德大饭店宴请载振、徐世昌,段芝贵充当陪席。酒足饭饱后,段芝贵邀请载振到大观园戏馆看戏。当时台上正有一青衣在唱《贵妃醉酒》,其唱腔圆润,姿态轻盈,赢得观众的阵阵喝彩。载振询问台上之人是谁,段芝贵介绍:“其人就是红遍津门的杨翠喜。”载振令人将10块大洋送至后台。

  散戏后杨翠喜给载振叩头谢赏。载振见她天生丽质,一时竟看呆了。这一切被段芝贵记在心上。

  杨翠喜,原名春囡,父亲姓金,江苏人,因家境贫寒,7岁时被父母卖给了一个孙姓的大户人家做童养媳。几年后春囡已出落成了花容月貌的少女,但此时家中突生变故,让她变成了孤儿。16岁时春囡被卖到津门伶人杨慕林的家中。杨慕林在津门是小有名气的票友。他之所以花重金买春囡,主要是意欲教她唱戏,日后成为他的摇钱树。由于自幼聪颖和早年的读书习字,春囡在学戏上领悟极快,经过不到一年的学习已开始登台了,杨慕林给她取艺名杨翠喜。

  杨翠喜很快红遍津门,就连袁世凯、段芝贵等军界、政界名流都时常前来捧场。同时她还写得一手漂亮的蝇头小楷。她将自己的身世写在帖子上,遇有名流捧场时,她便将帖子奉上,来人接到帖子无不对她隽秀的字迹大加赞赏。当时,人们常以能获得杨翠喜的帖子而感到自豪。

  重金买伶为谋巡抚

  段芝贵,字香岩,1869年出生,安徽合肥人。初在李经方(李鸿章之子)处任使令之职,继在袁世凯署中听差,后入天津武备学堂。由于他惯于投机钻营,几年后,即升至道员。因他做事总能迎合袁的意思,袁世凯便让他常伴左右,并升任为南段巡警总办。这次载、徐来津,袁世凯又令他晋京迎接,并负责安排两位钦差在津的一切活动。

  载振,字育周,生于光绪二年(1876年)三月,庆亲王奕劻的长子,1906年颁布立宪改革官制时,他任农工商尚书,时年仅30岁,可谓少年得志。是年,慈禧又派他与徐世昌共同前往东三省考察警务、商务、垦务及添设海关事宜,以便将东三省改设行省,增设总督巡抚。

  送走二钦差后,段芝贵看到了升官的机会。

  自从载、徐离津后,段芝贵先是找到杨慕林,用12000两白银将翠喜买到手,置于益德号商人王益孙处。当得知载、徐不日由奉返津时,段芝贵又于12月29日乘专车前往奉省迎接。

  1907年1月2日下午2时,载、徐二钦差到津,仍往中州会馆行辕。这次,载、徐在津逗留3日参观考察。临行前一天晚上,段芝贵将载振引至王益孙家翠喜的住处,翠喜遂告知贝子段芝贵成全二人好事的经过,载振大喜。分别时载振表示:“几日后,就是我父的寿辰,到时令段芝贵晋京祝寿,可将你一同带入庆亲王府。”

  举国哗然御使参奏

  1月5日上午11时,载、徐及随员回京,袁世凯率领同城司道文武各员并学界士绅赴车站相送。载振又叮嘱段芝贵晋京祝寿之事,段连连点头,袁世凯也不失时机举段充任黑龙江巡抚,载振答应晋京后一定奏明皇太后。

  送走钦差,袁世凯与段芝贵即着手准备寿礼,但一时又找不到中意的东西。最后二人议定,由段持袁的手令到天津商会会长王竹林处借得10万两白银。1月12日,袁、段携白银10万两及珍珠蟒袍一件,貂皮5000张进京为庆亲王奕劻拜寿,当然也将翠喜秘密带入庆亲王府。

  献名伶、送重礼果然奏效,同年4月20日,段芝贵被破格提升为黑龙江署理巡抚,钦加布政使衔,段的父亲也得补高贵武职,这在清代是绝无仅有的。

  段芝贵得封疆要职的内幕很快被世人所知。4月30日,京报首先以《特别贿赂之骇闻》为标题披露了此案,一时举国哗然,也成了每日大臣们议论的首要话题。但众大臣知道段的后台是袁世凯,所以都不敢轻举妄动。

  在众臣之中,只有御史赵启霖不畏权贵,于5月7日递上了弹劾奏折。

  醇亲王领衔查办丑闻

  看了奏折,慈禧及隆裕震怒,当朝谕令醇亲王载沣和孙家鼐尽快查办。

  5月10日,孙家鼐赴津查办此案,行前曾对报界透露,初拟至庆亲王府搜查,杨翠喜是否在府,此案即可水落石出,并调查庆亲王之贺寿收礼簿,以检查10万金之有无。后因众大臣反对,所以才有今日天津之行。言及天津之行时,他不禁感慨地说:“如此行认真彻底清查,未免投鼠忌器,若以敷衍了事,不惟有负委任。”其为难情状露于形色。

  袁世凯得讯,即将翠喜暗接回津。迫于袁世凯的淫威,王益孙与杨慕林签订了一张由王出银3500两买杨翠喜做小妾的契约,后袁又指使王竹林否认借银之事。

  孙家鼐抵津后,即同探访局局长杨以德一起赶赴王益孙家中,并在此将杨翠喜查获,据王益孙称,杨翠喜为他一月前在大观园买得的小妾。后又至天津商会查阅账簿,并将会长王竹林、助理宁星甫及商会司账一同带局询问。5月14日,孙家鼐将杨翠喜、王益孙、王竹林、宁星甫及商会司账等带京侦讯。

  16日,醇亲王载沣亲自审讯涉案人。一切均如袁世凯所导演的,只是王益孙改称杨翠喜是他买得的侍女。案情“真相大白”,孙家鼐遂上折奏报。

  慈禧阅毕奏折,神情大悦:“我想尔(庆亲王)受恩深重,万不能做出如此荒唐之事,只是嗣后务要勤慎公事,格外小心,勿得贻人口实,不但有碍尔个人名誉,即与全国之名誉亦有关系。”庆亲王连连称是。这时慈禧突然对赵启霖道:“尔未加详查,案无确据,妄词入奏,污蔑亲贵,该当何罪?”遂令人将其推出斩首。赵炳麟、江春霖、陆宝忠等众大臣一齐为赵御史求情。庆亲王也为赵御史求情。慈禧便将赵启霖即行革职,永不再用。

  同日,载振向慈禧递上了一个请求开缺的奏折,庆亲王也上朝“再三”请求将载振开缺,慈禧应允,但在旨中对载振自到任以来的功绩大加赞赏,并说:“现在时事多艰,尔年富力强,正当力图报效,应随时留心政治,以资驱策,而有厚望。”18日,赵炳麟上折请求慈禧收回成命,将赵启霖官复原职。江春霖奉本称,王益孙买杨翠喜,前称纳妾后称收使女,自相矛盾;以巨资3500两白银买得一使女,实为闻所未闻;况王去年父亡,今仍在服中,胆敢娶妾,更属有伤风化,理当治罪。

  慈禧阅后均将两奏折留中,并言及大臣此案已“水落石出”,今后毋庸再议。一时轰动全国的“杨翠喜案”,就这样不了了之。

  1917年,庆亲王奕劻病故,黎元洪遵循民国政府关于清皇族待遇条件中“清王公世爵如其旧”的规定,下令由载振继承庆亲王爵。1925年,载振率全家迁居天津,住于英租界39号(今重庆道55号)。1947年11月20日病故,终年71岁。

  赵启霖在社会上声誉日隆,徐世昌等深惜他敢言而遭革职,特函请他调赴关外任职,张之洞亦电请其赴鄂帮办学务,赵启霖均未应允,不久便官复原职。

  迫于社会压力,段芝贵也罢了官。民国后,经袁世凯提升,1913年,升任湖北都督,授衔将军府彰武上将军。袁死后投入皖系,1918年任陆军总长,1919年转任京畿卫戍司令。皖系失败后去职,隐居天津租界内作寓公,1925年病死于天津。

  杨翠喜被载振连夜派人遣返天津后,经袁世凯仍将她置于王益孙家。当获悉此案结局后,杨翠喜决意逃走他乡。所以,当袁世凯接到载振“速将翠喜转移”的密令,赶到王益孙家时,杨翠喜已不知去向。此后载振曾多次派人暗中寻访,却再无她的一丝消息。


 晚清“沈荩案”:慈禧唯一一次后悔杀了记者

 晚清不可一世的八旗子弟究竟有多么腐朽?

 大清为什么会亡?看看晚清名流都在干嘛就知道了

 贪腐横行的晚清时代,为什么海关能独善其身?


版权声明
晚清奇女子杨翠喜,得皇家子弟垂涎,连慈禧也牵扯其中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44667093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