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稿 » #碧海争锋#我们将战至最后一颗炮弹

#碧海争锋#我们将战至最后一颗炮弹

1942年2月27日晚23时许,随着司令官杜尔曼海军少将与旗舰「 ”德·鲁伊特”号消失在海面上,早上还浩浩荡荡的盟军舰队仅剩下澳大利亚海军的「 ”珀斯”号轻巡洋舰和美国海军的「 ”休斯顿”号重巡洋舰这两个幸存者了。虽然远在爪哇岛上的荷兰海军上将康拉德·赫尔弗里奇发来了「 ”继续采取任何行动,直到痛苦结局”的决死命令,但是「 ”珀斯”号舰长赫克托耳·沃勒海军上校觉得弹药无多,目前牺牲毫无意义,遂按照杜尔曼临终前发出的指令,指挥二舰借着黑夜掩护摆脱了日本舰队的围追堵截,抵达雅加达的丹戎不碌港。 「 ”珀斯”号舰长沃勒 沃勒于1900年4月4日出生于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小城贝纳拉,13岁就进入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学员就读。1918年4月,他成为英国皇家海军「 ”阿金库尔”号战列舰的一名信号员,不过此时第一次世界大战已进入尾声,所以沃勒并没有参加实战。 1940年5月,沃勒成为第10驱逐舰支队的指挥官,指挥由英国转交澳大利亚海军的5艘旧式驱逐舰。这些船都是一战时期建造和服役的,因此被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称为「 ”废铁舰队”。该支队参加了地中海的两次大型海战:卡拉布里亚海战和马塔潘角海战,沃勒因为指挥第10支队击沉2艘意大利驱逐舰而被授予胜利奖章。 珀斯号轻巡洋舰 1941年10月24日,沃勒成为「 ”珀斯”号的新舰长。该舰本来是英国海军的「 ”利安德”号轻巡洋舰「 ”安菲翁”号,1933年6月26日开工,1934年7月27日下水,1936年6月15日竣工,成为非洲分舰队的旗舰;1939年6月29日转让给澳大利亚海军,以西澳大利亚州的珀斯市命名。不过英国人出于保密需要,在转让前拆掉了286型搜索雷达。 「 ”珀斯”号标准排水量7040吨,最大航速32.5节,编制646人(35名军官,611名士兵);4座双联装152毫米炮,4座双联装102毫米高平两用炮,4门20毫米高射炮,3座四联装12.7毫米高射机枪,2座四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装置;水线装甲76毫米,弹药库装甲51—89毫米,甲板装甲29毫米,主炮塔装甲25毫米。 珀斯号的152毫米主炮 「 ”珀斯”号曾经两次负伤。1941年1月16日,「 ”珀斯”号在地中海马耳他岛遭到空袭,一枚近失弹造成部分舱室进水。5月29日,「 ”珀斯”在地中海克里特岛遭到德国空军的轰炸,一枚炸弹命中前锅炉房,动力全部丧失,火控系统被破坏,舰体多处漏水。 指挥「 ”休斯敦”号重巡洋舰的是阿尔伯特·哈罗德·鲁克斯海军上校。他于1891年12月29日出生于华盛顿州的科尔顿,1910年7月13日考入美国海军学院。他的服役经历比沃勒丰富得多,在战列舰、巡洋舰、驱逐舰、潜艇上都干过,不过没有参加过实战。1941年,他被任命为亚洲分舰队旗舰「 ”休斯敦”号的舰长。 「 ”休斯敦”舰长鲁克斯 「 ”休斯敦”号属于北安普敦级,1928年5月1日开工,1929年9月7日下水,1930年6月17日竣工,以得克萨斯州的休斯敦市命名。由于装甲太薄,该级一度被划分为轻巡洋舰,1931年才改为重巡洋舰,因为1930年伦敦海军条约规定8英寸主炮的船只一律为重巡洋舰。 该舰标准排水量9200吨,最大航速32.7节,编制785人(109名军官和676名士兵);装备3座历史新知网装203毫米55倍径主炮,4座双联装127毫米25倍口径高射炮,6座四联装40毫米博福斯高射炮,没有鱼雷武器;水线装甲76—95毫米,甲板装甲25—51毫米,炮塔装甲19—64毫米,指挥塔装甲32毫米。 休斯敦号重巡洋舰 作为盟军中防空火力最强的舰只,「 ”休斯敦”号担任了护航工作,据称在护航中一共击落了11架日本飞机。不过也挨了一枚炸弹,60人死亡,并导致三号主炮塔无法使用。受条件限制,这一损坏始终未能修复。 沃勒在丹戎不碌港得到的依然是失望的消息,燃料短缺,「 ”珀斯”只能装载正常燃料容量的一半;弹药则完全没有(荷兰海军使用瑞典博福斯公司的150毫米炮),主炮炮弹只有经过战斗剩下的160发,这样每门152毫米炮只有20发炮弹,而该炮的射速是8发/分钟,也就是说全速射击时,「 ”珀斯”只能坚持不到3分钟的战斗。「 ”休斯敦”号的情况也是一样惨淡。当天晚上19:00,两艘巡洋舰出发,准备经过据说没有日本舰船的巽他海峡。 盟军情报系统没能发现,一支庞大的日本运输船队正在爪哇岛西北部的万丹湾集结,58艘运输船装载着日本陆军第16军,其护航舰队包括1艘轻型航空母舰、1艘水上飞机母舰、5艘巡洋舰和12艘驱逐舰。 名取号轻巡洋舰 不过日本人也不知道有盟军军舰正在驶来,其护航力量比较分散。其中只有第五水雷战队正挡在「 ”珀斯”和「 ”休斯敦”前行的方向上。22:39,在万丹湾以东海域巡逻的「 ”吹雪”号驱逐舰发现了2艘盟军巡洋舰,不过她当时处于巡洋舰的后方,只能一边跟踪一边报告。22:48,第五水雷战队旗舰「 ”名取”号轻巡洋舰也在16900米的距离上发现了舰船轮廓,10分钟后,「 ”名取”号确定是敌舰,打算将自己作为诱饵,引诱敌舰远离运输船队,不过「 ”春风”号驱逐舰的鲁莽行动破坏了这一计划。 23:06,缺乏夜间训练的「 ”珀斯”号瞭望台才发现了8000米外有一艘不明身份的船只,最初以为是前来接应的澳大利亚护卫舰,但在随后的信号灯问答中,「 ”珀斯”号终于发现对方是一艘日本驱逐舰,沃勒立即命令前炮塔开火,这时双方距离只有2700米,「 ”春风”号驱逐舰匆匆忙忙地发射了全部9枚九三式氧气鱼雷,然后转舵逃走,这些鱼雷无一命中。 春风号驱逐舰 白雪号驱逐舰 初雪号驱逐舰 「 ”珀斯”号的开火就像捅了马蜂窝,日本军舰蜂拥而至。第一个冲上来的是「 ”旗风”号驱逐舰,不过她在23:26和23:32两次中弹,被迫在23:38转身逃走。23:40,「 ”初雪”和「 ”白雪”两艘驱逐舰逼近到3700米处,向「 ”珀斯”发射了18枚九三式鱼雷,然后释放烟雾转舵撤退,但「 ”珀斯”号的1发152毫米炮弹命中了「 ”白雪”号的舰桥,造成1人死亡、11人负伤,而且鱼雷全部失的。 旗风号驱逐舰 朝风号驱逐舰 「 ”春风”号在完成了鱼雷再装填后,又与姊妹舰「 ”旗风”、「 ”朝风”一起向「 ”珀斯”猛扑过来,立刻被密集的弹雨糊了一脸,「 ”春风”的舰桥、机舱和舵舱中弹,死亡3人,负伤15人,「 ”旗风”被击中至少三次而起火,只有「 ”朝风”发射了6枚鱼雷,依然没有命中。23:44,「 ”名取”号轻巡洋舰发射了29发140毫米炮弹和4发鱼雷后转舵撤退,也全都落空。这一刻,「 ”珀斯”犹如战神附体,锐不可当。 三隈号重巡洋舰 在第五水雷战队已经束手无策之时,第七战队第2小队的重巡洋舰「 ”三隈”、「 ”最上”和随行的第19驱逐队「 ”敷波”号驱逐舰终于赶到了战场,日本人在火力上已经占据绝对优势,他们有20门203毫米炮,盟军只有6门(「 ”休斯敦”的三号主炮塔未能修复,无法使用)。23:49,「 ”三隈”在11000米外发射了6枚鱼雷,仍然一无所获。「 ”珀斯”和「 ”休斯敦”也集火射击2艘日本重巡洋舰,但由于日舰挂着破雷卫,掀起了更大的浪花,这使得盟军测距员高估了其航速,结果炮弹纷纷落在日舰前方。 最上号重巡洋舰 23:52,双方距离11200米,日本重巡洋舰打开探照灯,集火射击威胁更大的「 ”休斯敦”号,但首先取得命中的是后者。23:55,1发203毫米炮弹命中「 ”三隈”,造成6人死亡、11人负伤。日本驱逐舰在不断抽冷向盟军巡洋舰发射鱼雷,23:56—23:58,「 ”春风”和「 ”旗风”在3800米处发射11枚鱼雷;两分钟后,「 ”白云”和「 ”丛云”在4600米处发射了9枚鱼雷,「 ”名取”在8200米处发射了再装填的4枚鱼雷。 白云号驱逐舰 丛云号驱逐舰 3月1日00:05,这场海战的高潮出现了,「 ”三隈”发射的5枚鱼雷射空后一直前行,由于九三式鱼雷的射程超长,结果全部进入了停泊在万丹湾内的运输船队中,而且居然全部取得命中。00:18,第2号扫海艇(即扫雷艇,排水量702吨)右舷锅炉舱被1枚鱼雷命中,当即被炸成两截,死伤约40人。00:21,9246吨的邮船「 ”佐仓丸”左舷4号船舱被1枚鱼雷命中,00:43,左舷机舱又被1枚鱼雷命中,导致该船沉没。00:23,9192吨的病院船「 ”蓬莱丸”左舷机舱被1枚鱼雷命中,坐沉海底;7296吨的邮船「 ”龙野丸”在规避鱼雷时触礁;第16军司令官今村均中将乘坐的登陆舰「 ”龙城丸”也被鱼雷命中,坐沉海底,今村中将落水后一直漂流到凌晨03:27才被捞起来。爱面子的日本人为了掩饰这次尴尬的误击事件,索性在战史中记载是盟军的鱼雷快艇突入海湾,造成了重大损失。 被自家鱼雷击沉的「 ”龙城丸”号登陆舰 这时,「 ”珀斯”号炮弹将尽,沃勒意识到不能再和日本人纠缠下去了,下令全速穿过海峡。可就在这个时候,终于有1枚鱼雷击中了前部机舱;两分钟后,第二枚鱼雷命中了舰桥附近的船体,沃勒下令弃船,但是他本人并没有离舰,据目击者称,最后一次看到沃勒是在下令弃船后,他仍然站在舰桥上,「 ”俯视着寂静无声的炮塔”。 日本驱逐舰乘机冲上来,向已经毫无反抗之力的「 ”珀斯”倾泻炮火。00:25,「 ”珀斯”倾覆,沃勒以下353人丧生,包括342名澳大利亚海军官兵、5名英国海军官兵、3名澳大利亚空军官兵和3名平民(厨师)。在328名幸存者中有4人因伤重死亡,其他的则成为战俘。由于日本人众所周知的恶劣战俘政策,又有68人死于战俘营,38人在盟军轰炸时丧生,最后有218人生还。 「 ”休斯敦”号也没能突围出去,在2艘日本重巡洋舰的围攻下,先是机舱中弹,速度下降到15节;接着2座主炮塔因为炮弹用尽而沉默下来,只剩下127毫米高射炮继续抵抗;00:30,舰长鲁克斯上校中炮身亡,由副舰长接替指挥。但不久之后该舰已经接连被4枚鱼雷命中,中弹50发以上,完全失去动力。 敷波号驱逐舰 00:39,确认「 ”休斯敦”号已失去战斗力后,2艘重巡洋舰才停火,日本人非常惊奇为什么这艘巡洋舰还能漂浮在海面上。00:42,「 ”敷波”号驱逐舰发射1枚九零式鱼雷,这时「 ”休斯敦”号的机关炮又再度轰鸣起来,「 ”敷波”遂以主炮还击,在打哑机关炮后,日本驱逐舰逼近到极近的位置,用机枪扫射甲板,导致多人丧生。几分钟后,「 ”休斯敦”翻沉,1061人中仅有368人(包括24名陆战队员)幸存,其中77人死于战俘营。 在这场众寡悬殊的海战中,两艘盟军巡洋舰表现出了非凡的英雄主义和超乎寻常的坚定。不但在兵力和火力上处于完全的劣势,而且由于弹药不足,他们甚至只能以慢速射击来尽可能延长抵抗时间,在这种恶劣境地下,已经不可能做得更好了。

版权声明
#碧海争锋#我们将战至最后一颗炮弹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44667093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