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稿 » 手机找兼职工作:全科医生的一天:门诊、电话、家访,一个都不能少

手机找兼职工作:全科医生的一天:门诊、电话、家访,一个都不能少

  在你的印象中,全科医生(GP)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他们的工作日是怎么度过的?与专科医生有何不同?

  克莱尔?安德森是英国的一名临时兼职全科医生,她20多年前通过了严苛的训练与层层淘汰,成为了初级保健医生中的一员。

  全科医生与专科医生一样,生活有高潮,也有低谷,有挑战,也有琐碎。在这篇文章中,安德森介绍了她2017年在英国南岸工作时,作为全科医生度过的典型一天。

  手机找兼职工作:全科医生的一天:门诊、电话、家访,一个都不能少 投稿 第1张

  英国全科医生克莱尔?安德森 | Medical News 在家免费挣钱 Today

  清晨6点30分,闹铃声将安德森从睡梦中唤醒,睡眠中的宁静戛然而止,代之以一阵充满期待的紧张感。

  她将驾车行驶45分钟,穿越苏塞克斯前往工作地点,出发前还有时间喝杯咖啡。这段旅途紧着邻海岸线,波涛汹涌的灰蓝色英吉利海峡从车窗外略过,中间还途径了壮丽雄伟的名校——蓝星学院。

  甫一抵达办公室,安德森医生便马上登录账户,查看到了当天她需要前往的工作地点。

  “作为全科医生,没有哪件事是特别令人兴奋,或特别枯燥的;相反,你需要做到的是无所不能,对一切任务一视同仁。”

  马不停蹄的晨间诊所

  安德森一天的工作,从每天早上的晨间诊所(Morning Clinic)开始,在这2-4个小时中,她将不间断地接诊门诊患者,大约每10分钟处理一人。

  全科医生的门诊工作,就像一盒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口味的巧克力糖,见闻丰富而充满挑战。从突发心力衰竭的、浑身长满蒙古斑的新生儿,到被喉咙痛折磨已久的八旬独居老妪——与专科医生相比,这里更需要医生的同理心。

  在英国,全科医生被喻为“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守门人”,他们的重要职责之一,便是将患者恰当地转诊至二级医疗系统。“时刻保持警惕”尤为重要,10个全科门诊患者中,也许9人是没有大碍的轻症,但就那1个病情严重的,万不可误诊漏诊。

  正如安德森医生所说,“每个患者的情况都是复杂的,躯体症状是生理、心理与社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而全科医生的无可替代性,就彰显在此——他们需要在短暂的10分钟里,快速综合评估各方面因素,描绘出疾病的“全景图”。

  手机找兼职工作:全科医生的一天:门诊、电话、家访,一个都不能少 投稿 第2张手机兼职打码

  图 | Medical News Today

  “10分钟能处理完一名患者吗?”安德森的回答是“因人而异,因况制宜”。许多复杂的变数会令这个过程拖延,全科医生无法在事前预料到。比如,有的患者“以前从没看过病,所以会事无巨细地说上半天”,还有的患者由于虚弱或症状限制,无法自述病情。

  更不用提急诊或需要入院的患者,10分钟内基本不可能处理完。如果需要通过呼叫中心办理住院,可能需要30分钟甚至更久。

  2015年英国医学协会开展的一次调查显示,全科医生工作中面临的最大的两个压力源分别是:工作量繁重(71%)及接诊每名患者的时间太短(43%)。

  但“福祸相依”,这也正是全科医生工作带给安德森巨大满足感、成就感的来源。在有限的时间、条件下,发挥最大的主观能动性,让她对这个工作角色常葆热情。

  安德森医生是家庭中唯一进入医疗卫生领域的人,多年的工作没有令她像许多同样一样出现职业倦怠,而是仍然充满同理心,并且热心公益。

  她没有“被透支”的原因,是在生活与工作找到了平衡点。

  从全职到兼职:我需要工作,也需要生活

  安德森医生从事全科医生工作已超过20年,从前是全职,大约9年前,她开始转为兼职,主要在英国沃辛的一家繁忙的医疗中心执业,并成为了该机构的合伙人之一。

  从全职到兼职的切换,契机是她患上乳腺癌并与之抗争。痊愈之后,她决定适当地放慢工作的节奏,给私人生活一些空间。

  “作为医疗中心的合伙人,我需要承担许多管理职责。而全职的全科医生,每天可能需要工作14个小时以上,我还有幼小的孩子要照顾。最重要的是,我的癌症刚被治愈,确保不复发、让家庭正常运转,才是当务之急,而不是工作。”手机可以做兼职

  手机找兼职工作:全科医生的一天:门诊、电话、家访,一个都不能少 投稿 第3张

  图 | 摄图网

  有得必有失。切换到兼职,意味着时间上更加灵活自由,但假期及一些保障也因此取消了。此外,安德森表示转为兼职还会带来另一个“损失”,就是让她的患者无法得到稳定持续的看护。为了克服这个缺陷,安德森尽可能地保持在同一间诊所工作。

  虽然近年来全科医生的概念越来越为人熟知,但目前英国仍无确切的兼职全科医生的统计数据。据估计约有17,000,但近年来可能更高。

  不出门诊时:电话中的值班医生

  如果当天安德森未被指派在门诊接诊, 便会做值班医生(duty doctor)的工作。首先,她会与医疗机构电话呼叫中心团队沟通,了解未来几小时的工作安排。

  英国的医疗机构基本都设有电话分诊服务,以便为当天未能就诊的患者,安排之后的就诊预约。在医疗资源有限、人口老龄化加剧、患者数量增加的情况下,此类需求正在日益增长,并令9,400余名全科医生不堪重负。

  安德森所做的,就是在电话中与患者交流,为病情紧急的患者安排预约。

  “热线通道早上8点开通,下午6点半关闭,该时间段之外的患者来电,将由NHS的‘非工作时间服务’接管。”安德森将下午6点半比作一天工作的“解脱时刻”,“尽管我可能还能接一两个电话,但我还是会准时结束工作。”

  午餐一般是一个三明治,就着手上一刻不停的文书工作。这些琐碎的工作,是每个全科医生都要打的“硬仗”:写转诊信、开X线扫描申请单、开抽血化验申请、在病历中详尽地记录患者的症状细节……

  大量的文书工作,让每六个全科医生中,就有一人“对工作量感到失控”。

  午餐休息及下午:家访

  “我最糟糕、最难忘的一次家访,是去一位自诉‘头晕’老年患者家。当时她刚离开燃气灶边,情况十分危急。我先随救护车赶到,之后消防队也到达现场。消防员指责我在现场用手机打电话,这很危险,很可能引起爆炸。幸亏当时气体浓度太高了,才没有点燃。”

  午餐后到下午,全科医生一般会被安排去病人家中家访。家访是安德森最避之不及的工作之一,费时费力,而且受条件限制,检查、治疗都很难顺利开展。

  手机找兼职工作:全科医生的一天:门诊、电话、家访,一个都不能少 投稿 第4张

  图 | Pixabay

  熬过家访,一天还没有结束。

  晚上:“加班门诊”

  如无意外,安德森下午还会在回到医疗机构,继续接诊门诊患者。和上午一样,每10分钟看一个病人,直到晚上8点才能结束。

  当安德森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家中时,随便吃一口东西、早早入睡,便已算是当晚宝贵的“娱乐”了。

  媒体记者问安德森:“是否会在下班后,继续思考接诊的病人和病情?”她用在几十年前受全科医生培训时,学到的一个建议做出回答:

  “你要把患者的疾病,看做他们带进医院的一个气球,你接诊时,只是与他一起拿着这个气球,他走的时候你要交还给他。不然接诊几个人后,你的诊室就要被气球挤爆了,会让你窒息。”多年来,安德森奉行这个建议,才让自己还能自由呼吸。

  从全职,到兼职,安德森认为自己的决定是对的。“我找到了生活与工作的平衡点。现在让我做回全职,我不一定能做到理想的样子,我会被掏空。”

  参考资料:Tim Newman, A day in the life of a general practitioner, 19 May 2017, Medical News Today.

  (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为“医脉通”,版权均归医脉通所有,未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医脉通”。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转载仅作观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找兼职工作:全科医生的一天:门诊、电话、家访,一个都不能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44667093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